我是鸽手零滞五,我在鸽场等你

杂食。
扩列随意。
ky请走开。
魔人杠精柠檬精退散。
凹凸主雷安卡瑞金嘉。
小英雄主轰出胜茶。
热爱刀子,甜饼不定时产。
我是沙雕画手,咕咕咕咕。

日常废话。

新买的书包到了。
是耀的。
然后是我奶奶收的货,因为我们这里要搬所以没办法寄到这里来,然后刚刚和她视频聊天的。
她跟我妈槽的一脸无辜,表情还很迷。
说什么这个东西看上去什么都不好用,说拉链拉不到底没用
还说这个白的不耐脏
我:??????
我有点想打她了。
毕竟是我喜欢的东西
而且耐脏不耐脏什么的随便
我总不能全用黑的吧,虽然我最喜欢黑白灰
而且她吐槽的时候一脸嫌弃的样子。
而且上面还是极东,极东。
耀吹菊吹杂食表示很恼火了
而且是我自己要的东西您可以消停点吗
在这里吐槽来吐槽去的
我说我喜欢的你不用管她没听见问我妈我说什么
然后我妈妈居然奇迹的回答发疯的人说什么
我:????
然后就是我妈妈分别小孩用的是正常和不正常
不是,小孩子只要没病不是都是正常的吗
天天嘴里嘟嚷死动漫死动漫的
我已经忍了很久了
我又没有沉迷您这个太夸张了吧?
您这是杞人忧天吗??
真的生气了💢
而且前天她逼我吃什么河鲜
她明明知道我从小河鲜海鲜不能吃一吃就发烧咳嗽发炎
好了,从昨天开始我的嗓子就疼的要死
而且今天还蜜汁心口疼
疼的厉害。
我怀疑不是亲妈
而且我咳嗽了之后她居然还说
『这死丫头我也没有想到这么敏感』
说的是我的错一样
她犯的错锅全都是我背
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,为了背锅吗?

评论